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惠能画传连载(10)

2019-2-8 11:17| 发布者: 无生| 查看: 62| 评论: 0

摘要: 91.临终嘱咐 惠能召集众贴身门徒到身边说:“我不久就要离开人世,今后靠你们独当一面去弘法了,我先讲三科法门
2019-02-06六祖法云地




91.临终嘱咐 惠能召集众贴身门徒到身边说:“我不久就要离开人世,今后靠你们独当一面去弘法了,我先讲三科法门和三十六对法,然后你们有什么质疑,可以提出来问我,我可以为你们解释疑惑。”众弟子得知师父将要灭度,个个伤心地哭了起来,唯有神会平静如常。



92.止传衣钵 惠能表扬神会没有动心,念了一首《真假动静偈》,要弟子依偈修行。法海拜问:“师父灭度后,衣钵传授给谁呢?”惠能说:“衣钵是争端之物,不必再往下传,从达摩祖师到我为此,禅宗已经成熟兴盛。”又问:“正法眼藏传给谁呢?“惠能说:”有道者得,无心者通。“


93.建报恩塔 公元712年7月,惠能派得力弟子回新州国恩寺建报恩塔,要求抓紧时间尽早完工。同时吩咐弟子将其父母的遗骸合葬于国恩寺右侧。次年夏天,报恩塔已完工落成,惠能又吩咐弟子准备舟楫回新州国恩寺。


94.途径梅庵 唐玄宗先天二年(公元713年)7月,六祖惠能偕法海、神会、智常等弟子经北江转西江逆水到达端州(今肇庆),因夜幕降临,就在城西小庵留宿。小庵前有一口枯井,惠能用锡杖插入,泉水即时喷涌而出,后人叫六祖井。惠能又在庵周围种上梅枝,此庵后人叫梅庵。


95.夏院上岸 离开端州后,惠能一行取道允水直抵新州治所筠城,入住夏院寺(今仓夏村,已废),这里距国恩寺还有30余里,该寺为方便往来的僧尼、信众而专门建造的并作为国恩寺的下院。惠能年纪大,从韶州至新州一路颠簸,随从的徒众精心打点,让师父在这里安静地休息。



96.回归故里 惠能返回故乡的消息不胫而走,新州的官员、僧尼、群众无不奔走相告,数千人自发地聚集在龙山,当惠能抵达时,国恩寺张灯结彩,钟鼓齐鸣,气氛隆重而庄严,热烈欢迎惠能回到阔别50多年的故乡,新州人民为家乡养育出一位禅宗祖师而自豪。


97.拜见母坟 报恩是惠能的一贯思想,他年轻时靠卖柴养母,上东山寺前用安道成的赠金安抚生母,后将故居建寺,取名报恩寺,又建报恩塔,他倡导出家在家都要知恩报恩。如今在父母坟前,他深深鞠躬参拜,表达他永远铭记父母生养之恩。


98.手植荔枝 一天,惠能嘱法海找来一株荔枝树苗亲自种植,惠能说:“我们弘法的目的是普度众生,使众生离苦得乐,我躯体孱弱,剩余的时间不过了,惟有种荔枝树可以服务众生,弘法利生就由你们去实现,希望你们象这棵荔枝树一样,不断成长,枝繁叶茂,开花结果,沁甜人心。”


99.卓锡涌泉 惠能回国恩寺后,慕名而来的僧人逐日增多,用水紧缺,惠能察看过地形后,觅得寺后一处地方,以锡杖插地,引出地下泉水,解决了用水难的问题。此泉日后修建成井,名卓锡泉。惠能为了不与寺内争水用,又另觅一处滴水泉,一昼夜能储水一桶,足以净身,此处名俗身池。


100.惠能圆寂 同年八月初三,惠能在国恩寺斋饭淋浴后,安详地在禅房端坐,并叫弟子依位次坐好,然后说偈语作最后开示。至三更时分,忽然对弟子说:“我走了。”就平静地圆寂,惠能这年76岁。当时禅房充满芳香,一条白虹连接着天地,林木变白,禽兽发出悲伤的叫声。

(10/13未完待续)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热点图文

如何修妙观察智?|(一)内观<1>观身不净

如何修妙观察智?|(一)内观<1>观身不净

不净观可以分为两种:第一是有识不净观,观自己、观他人身体的不净。身体的三十一或者
真信佛的衡量标准(3)

真信佛的衡量标准(3)

你在外面找原因,你不是真信佛。为什么?因为你心迷,你的心很迷昧。不是外面的事情和
真信佛的衡量标准(2)

真信佛的衡量标准(2)

所以“信佛”两个字不是那么轻易说的。做到圆满不容易,不是不能,而是不肯。我们是不
小满已至 | 小满小麦粒渐满,收割还需十多天

小满已至 | 小满小麦粒渐满,收割还需十多

小满十八天,青麦也成面。x0ax0a小满,是二十四节气之一,夏季的第二个节气。小满—
真信佛的衡量标准(1)

真信佛的衡量标准(1)

现在的人说话,都是没有真正地体解这个深意,都是顺口说出来:“噢,只要心中有佛就好
真信佛|业力转变为愿力

真信佛|业力转变为愿力

我们没有真正发自内心的信佛,不是真信佛,这“信佛”两个字不容易,不是真学佛。甚至
末法众生相(1)种类

末法众生相(1)种类

最惨的不是有地狱的地方,而是没有佛法的地方;最快乐的不是没有地狱的地方,而是有佛
恩重如山何以报  佛嘱地藏大愿行

恩重如山何以报 佛嘱地藏大愿行

“有一众生未得度,我佛终宵有泪痕。”x0a  地藏菩萨已经发了誓言,在忉利天宫的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