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至道无难 唯嫌拣择】| 法战录

2019-2-11 20:16| 发布者: 无生| 查看: 31| 评论: 0

摘要: 要成就圆满的佛道并不困难,就怕你有取舍之心;要证悟至高无上的大道没有什么难处,只要我们在日常生活之中不去分别挑选,心行平等,不要爱憎取舍,直心而应,平心直行,无所住,无所执,大道就在目前。 ——大愿法师
2019-02-11六祖法云地

要成就圆满的佛道并不困难,就怕你有取舍之心;要证悟至高无上的大道没有什么难处,只要我们在日常生活之中不去分别挑选,心行平等,不要爱憎取舍,直心而应,平心直行,无所住,无所执,大道就在目前

——大愿法师


  我们通过一则公案来看好了。


  赵州示众云:“‘至道无难,唯嫌拣择。’才有语言,是拣择,是明白。老僧不在明白里,是汝还护惜也无?”

  时有僧问:“既不在明白里,还护惜个什么?”

  师曰:“我亦不知。”

  僧问:“和尚既不知,为甚道不在明白里?”

  师曰:“问事既得,礼拜了,退。”



师父评论法战——

  赵州从谂禅师是马祖道一禅师的徒孙,是南泉普愿禅师的徒弟。他经常会用僧璨的《信心铭》来启发弟子的智慧,在《传灯录》里面关于“至道无难,唯嫌拣择”的公案就有四则。

  我们知道,赵州禅师的证量很高,被尊称为赵州古佛。这个法战就是一个现场教学的案例,我们来看看赵州禅师他是用什么方法来启发弟子,来考验弟子,来看弟子有没有开悟的。

  这个法战分为两个回合。

  首先是赵州禅师上堂说法,开示大众说:“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但是你只要用语言说出来就已经落入相对了,因此赵州就说:“才有语言,是拣择,是明白。”你有语言就已经是拣择了,“明白”是指人类的认识的局限性,人类总是在能所二元对立的情况下来认识事物的,有能明白的心,有所明白的对象,心境相对。而佛的觉是超越了能所二元对立的,是真如本体,真如本体不能够作为被描述的对象,不能够放在宾格里面。

  宗门下有一个说法叫做:“从来子不言父名。”意思是从来儿子不直接说父亲的名字,也就是说,说到真如,说到本体,就不能直接说了,你要直接说就已经不是了,就已经错掉了,离题万里了,所以“从来子不言父名”,法性就是父,就是君;法相就是子,就是臣。

  所以赵州禅师说:“老僧不在明白里。”你要知道这个老僧不在明白里,就是说他明白,不明白就是明白,明白反而是不明白,好像绕口令一样。但是其实他是说什么?他说“老僧不在明白里”,就是跟六祖惠能大师说的“我不会佛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们读过《六祖坛经》都知道,《坛经》里有件公案。

  有一次有个弟子他过来礼拜六祖大师,来势汹汹,一开口就问:“请问和尚,黄梅意旨何人得?”黄梅五祖他的法传给谁了?这个是天下皆知了,五祖弘忍禅师的法传六祖惠能大师了,故意当着六祖的面来问黄梅意旨何人得,就是一个法的挑战。如果你是没有真正开悟的话,你就容易被他的这个挑战打败,就掉到陷阱里去了。如果你说“我得”,那就你有我执,有所得,就有所执;如果你说“不是我得”,那你就是妄语,那你就犯戒;而且不管你怎么说,你都掉入到一个二元对立里面去,所以来势汹汹。

  但是六祖是明心见性的大宗师,当然很轻松地就脱出这个陷阱。六祖说:“会佛法人得。”没有说我得,也没有说哪个得,反正会佛法人得就对了。

  这个来的僧人并没有放过,他就继续问,继续穷追猛打,问:“请问和尚还得否?”这个就直接把你逼到墙角了,那大和尚你到底得了没有?六祖大师说:“我不会佛法。”你看祖师的智慧是非常干脆利落,不跟你扯葛藤,不跟你拖泥带水讲那么多的,直接一句话。

  那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一定要知道,如果你说你得佛法,你会佛法,那实际上就是不会佛法,为什么呢?因为真如不是一切,不离一切。你如果你说你会佛法,那你就有明显的能所,二元对立,那就是不明白,那就是不会佛法,你说会佛法就是不会佛法;因为你要说会佛法,就有一个能立、能会的我,有一个所会的佛法,那就早已不是佛法的精髓了,所以绕一圈来说,我不会佛法,表达的意思其实就是真正会佛法。

  这里面赵州禅师说“老僧不在明白里”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如果他说“老僧明白”,那就有明显的二元对立、能所对立,那就是不明白。但是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个漏洞,还有一个什么漏洞呢?赵州说“老僧不在明白里”,虽然就是指真正的明白,但是我们一定要知道,你有“在”,老僧不在明白里,那有一个“不在”,那与“不在”相对是什么?是“在”,你有“不在”就一定有“在”,所以你还是有一个漏洞。

  所以他就有了一个“在与不在”的漏洞,因为真如我们前面讲了她不是一切,不离一切,无在无不在,如果你单单说不在,那就一定有一个在与不在这么一个相对了,所以就有一个漏洞出来了。

  而且赵州后面还有一句话“是汝还护惜也无?”这个护惜就是做功夫,就是“保任”,就是“护念”。《金刚经》里面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这个善护念就是护惜的意思,这里面说“护惜”就更加是能所之相宛然。

  但是其实当然,开悟的祖师,他并不会落入这样的二元相对,他故意露出一个破绽来,是为了教弟子,为了启发弟子,看弟子里面有没有明白人,有没有明眼人,这个是赵州禅师大悲心切,不惜眉毛拖地,不惜落草。

  禅宗里面如果打机锋的时候直接用行为表达,这就叫行本分事;如果你用语言来说,就叫“落草”,“落草”的意思就是你掉到草丛里面去了,因为只要有语言就落入相对,只要有个落处,你就落在相对里面了。但是祖师为了启发弟子,他就不惜落草,不惜眉毛拖地。

  并且禅宗的大宗师他纵横自在,收放自如,就敢向虎口里面横身,明知道这个老虎很凶猛,老虎张开这个血盆大口,你有本事你还专门躺到这个虎口里面去,而虎不能够咬你,送给你咬,不怕虎口里横身,自然他有临阵脱危的方法,临阵解脱的妙方。

  这则公案,我们来看第一个回合的法战。

  果然就有一位禅僧看出了漏洞来了,他就站起来提问了:“既不在明白里,还护惜个什么?”

  也就是说既然你功夫做到了没有能明白、所明白的二元对立,你已经做到了圆同太虚无欠无余的境界,那你还护惜保任个什么呢?如果是凡夫的话,被人问到这样的问题,一定会被逼到绝路,无言可对,但是大宗师,他自有化险为夷的功夫。

  所以赵州回答说:“我亦不知。”

  他说的不知,就是说他的功夫已经做到了无能知,无所知,一丝不挂,一法不立,教我如何说?这个就是“我亦不知”。并且来说,我们的自性当体就是灵知,如果再加上一个“知”,就是头上安头,面目全非。所以赵州禅师说“我亦不知”,这里说的不知,就是知而不知,不知而无所不知。

  知而不知是无所住,不著相,任何事情都不会染著一丝一毫,如莲花不著水,如日月不住空,心清净超于彼,这个是知而不知,一切都没有挂碍,无所住。

    不知而无所不知是说,虽然分别而不著意,犹如虚空包容万象无有挂碍,所以赵州很轻松一句话就跳出陷阱了,“我亦不知”。

  再看第二回合的法战,这个禅僧也是了不得,他也是一个开悟的人,所以他就进一步追问:“和尚既不知,为什么却道不在明白里?”

  你既然到了无所知、无能知的地步,为什么又要说“老僧不在明白里”呢?你说这个“不在明白里”,隐藏的前提就是有所知,就是说你明白,就是说你已经领悟了真如本体,所以才说“老僧不在明白里”,但是你现在有所知却说无所知,这个不是自相矛盾吗?

  看起来又走到绝路上去了,一句话又把他逼到绝路上去了。

  但是明心见性的智者,祖师自然就有能够随处做主、扭转乾坤的手段,所以赵州禅师在将要被顶死的一刹那他就能够巧避锋芒,安然无恙地走过去。

  赵州说:“问事既得,礼拜了,退。”

  表面看起来是说,师父没话说了,叫你拜一拜就退出去,这是凡夫的理解,不是这样子的。你不要说:啊,师父说不过了,所以给弟子顶住了,所以只好说,你已经问完了,赶快出去吧。不是这样的,这样想就是凡夫心行,这样你没有真正地明白透彻,洞彻这则公案。

  表面看起来赵州是没有回答,其实他这个是无言说的言说,意思就是说,消息已尽、大事已毕,不消再问了。我们也通过另一个方面来大家能够得到一点启发。

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有一次,赵州从谂禅师去拜访临济义玄禅师,两个人都是明心见性的大宗师,但是赵州为了启发后人,他就故意问一个问题“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我们看公案经常会看到学人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其实这个问题就是错的。

  为什么?我们前面讲了,其实我们唯一把握的就是当下,过去是虚幻的,未来也是虚幻的。过去不过是你现在的心去攀缘过去而已,未来也不过是你现在的心去攀缘未来而已,都是你的大脑思惟虚妄制造的。

  所以,你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问达摩祖师他的西来意,那是过去的事情,你已经落到过去心里面了,所以祖师的方法都是很直接的,马上切断你对过去的攀缘,把你拉回到当下。你比方说,赵州说“庭前柏树子”,眼前有棵柏树,就告诉你,庭前柏树子,这个都是把你的心行马上拉回来。

  赵州也故意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呢?”双方都知道对方是明眼人,所以临济就直接表述自己当下的心识现行,临济就说:“老僧正在洗脚。”你要是凡夫你就看不懂,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不搭界,怎么这么回答?但是其实都是拉回当下的心行,都是表述自己当下的心行。

  赵州的应对,他就是故意做倾听状,故意把耳朵竖起来,好像很专心听,这也是描述什么?也是表述我自己现在当下的心行。

  所以临济禅师就说:“要这第二勺子恶水做什么?”

  表面看起来是骂他,说我洗脚水已经够了,你还给我加水干嘛?但是其实这是肯定的话,不是骂,表面看起来是骂赵州,其实临济禅师就是说,你表达的跟我表达的完全一样,我们重复有什么意思呢?你也是表述现在的当下的心识现行,我也是表述当下的心识现行,重复就没意思了,所以赵州掉头就走,这个公案就圆满了。

  因此如果你有一个入处看这些禅宗的公案,会不断不断地心花怒放,不断地开启智慧。

  同样的,这一则公案里面赵州就说:“问事既得,礼拜了,退。”实际上赵州也就是说,你表达的跟我表达的完全一样,不要再问了,就是印可这个学僧是明眼人,不需要再问了。

——摘录自《信心铭学记》大愿法师讲述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热点图文

法战启示录(4/4)见到 ≠ 证得

法战启示录(4/4)见到 ≠ 证得

【至道无难 唯嫌拣择】| 法战录(点击蓝色字体查看法战录) 这一则公案能给我们什
法战启示录(1/4)

法战启示录(1/4)

【至道无难 唯嫌拣择】| 法战录(点击蓝色字体查看法战录)  这一则公案能给我们什
法战启示录(2/4)

法战启示录(2/4)

【至道无难 唯嫌拣择】| 法战录(点击蓝色字体查看法战录)  这一则公案能给我们什
法战启示录(3/4)

法战启示录(3/4)

【至道无难 唯嫌拣择】| 法战录(点击蓝色字体查看法战录) 这一则公案能给我们什
【至道无难  唯嫌拣择】| 法战录

【至道无难 唯嫌拣择】| 法战录

要成就圆满的佛道并不困难,就怕你有取舍之心;要证悟至高无上的大道没有什么难处,只
惠能画传(收藏版)

惠能画传(收藏版)

惠能,是中国禅宗的第六祖。俗姓卢,先世河北范阳(今涿县)人,其父谪官至岭南新州(今
惠能画传连载(13)

惠能画传连载(13)

121.祖庭2——法性寺(今光孝寺,在广州市光孝路109号)。惠能在关于风动还是幡洞的争
新春掠影  诵戒布萨 | 住净戒  长善法  趣圣道

新春掠影 诵戒布萨 | 住净戒 长善法 趣

为何诵戒:受戒者领受戒法及戒体后,恐有遗忘,或有意无意之间有所违犯,因此在固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