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9|回复: 0

对话短期出家学员 || 浙江大学医学硕士、骨科医生,在生...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累计签到:4 天
连续签到:1 天

390

主题

391

帖子

150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05
无生 发表于 2018-9-26 19:0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小时候,情绪就是那么简单,和小伙伴玩的不开心了,写个纸条:我们绝交了;看到有人受伤了,我们会吓得哇哇大哭;尤其看到父母生病了,我们会暗暗发誓长大一定要当医生……


“我选择当医生,是因为我爸。那天是中考前夕,我爸突然急性胃出血,我就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噔噔”地去医院,看到我爸面色苍白,鼻子上插一个孔,上面吊一个血袋,我觉得太恐怖了,所以我决定以后要当医生。”


而现在我们长大了,我们不会轻易地和谁绝交,哪怕背里斗得死去活来;看到别人受伤了,我们可以做到熟视无睹;就连自己的父母生病了,哪怕是重病在床,连一杯水未在床前奉过。


“我都有好多年没回家了。对于家里越来越冷酷,冷酷到我妈生病了,躺在床上两年了,我都不闻不问,连床前递一杯水我都不会去做。”



这样的人生转换,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们那小时候本有的真实、友善和爱去了哪里?是谁改变了我们的模样?


2


很喜欢罗大佑的一首歌《光阴的故事》,里面有这样一句,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


真的是光阴改变了我们吗?


“小时经常和爸爸打闹。现在我好烦好烦,不想接我爸爸电话,也不想和我爸说话。”


“哪怕爸爸在妈妈床前哭,我都没有上前安慰他”


“实习时候,在血液病房。有一个小女孩,好可爱的。跟她熟了,有一天,她当着我的面突然把假发拿掉了。我吃了一惊,原来是小光头,因为她是白血病,化疗的缘故,那时很揪心。所以在选择科室的时候,我坚持不去儿科。不想再体会那种揪心的感觉了”


“时间长了,很多因素让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不敢随意发慈悲心,把自己逐渐抽离了出来,把自己变得越来越冷漠地去看待生死。这些病人,虽然带着一个‘人’字,但是在我眼里只是一个病人,我只是当一个任务去完成。”


3


光阴在静静流转,由生机盎然的春走到残寒凄冷的东,又从残寒凄冷的冬走向了生机盎然的春,但是我们的生命却只有一条线,从善良、真实走向了虚伪与冷漠。


在光阴流转的背后,是我们看似的成熟,是我们按照社会要求一步一步迈向的“成功人”,可是我们内心的那份善、那份真曾未消失过,她只是被掩盖在人世纷杂中,也正因为她未曾消失,所以我们会感到痛苦,感到挣扎。


在走到生命的困惑处,我们改如何面对,是继续被动地裹挟于横流还是退一步反观内心,看看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其实这两者都是痛苦的,只是痛苦的方向不同。前者痛苦,是因为她永远纠结于内心真正想要的和外在要求的;而后者痛苦,是因为她在一层层剥离穿在自己身上、外界给予的各种认同之壳。


当然,痛苦的比例和趋势也是不同,前者是心与外在之间越来越扩大的矛盾,后者是越来越接近的吻合。


虽有看似内在和外在的对立与矛盾,其实归到一处就是你想把这颗心安在了哪里?


4


“自己的心开始变柔了,我可以回到儿童的状态,和爸爸打闹,向爸爸撒娇,这种感觉太棒了!好怀念,好怀念。”


“尤其最近学习了大师父的《地藏菩萨本愿经学记》,师父对孝道讲了很多。我也明白了,自己与父亲的相处模式越来越接近大师父这条路上面。我觉得很幸福,也很幸运”


“我觉得以我现在的状态和我父亲沟通,应该不是什么问题,毕竟我很爱他,他也很爱我。我不想最后出家的时候还背着父亲,这对他而言、对我而言,都不好。我希望带着父亲的祝愿来剃度。”


“最近看师父的书,我连夜写了一篇好长好长的文章,原来我母亲这一生是来度我的,只是我不能理解,最后她只能以她的这个身躯,这条生命来度我。我很感恩她,因为我终于在最后时刻明白她度我的意思了。如果没有她,我真的还没有那么坚决走上这条路”


出家修行,真的随喜赞叹她,选择一条修心的路,真非大勇气所不能决。其实内心也很羡慕她,因为她找到了儿时的感觉,和父亲的打闹,和父亲的撒娇……那是开始寻找人之所以为人的起步,是一个人最开始成长的地方。


策划:释禅法

文字:李媛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