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查看: 875|回复: 2

止观实修2

[复制链接]

4

主题

7

帖子

2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8
TDYAD 发表于 2019-11-15 14:51: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止观实修2

修止的次第   
       大部份人把初修止分为九个住心,九个住心又分别由六种力成就,总括来讲是详细描述修止时所经历的由低到高的九个过程:
  第一:内住。就是由闻知修止的法要的“听闻力”入手,即知晓了修止的方法,然后开始安坐习修,摄心系缘。然定力小,散乱多,杂念丛生不断,犹如河流一般。
  第二:续住。它是由“思维力”提起正念。这个时候思维人生无常、苦、思维修定的殊胜利益等,习修禅定的意愿增强,能于一段时间内专注于所缘之境,心无散乱,此时的杂念,如溪涧水,时隐时现,就好像那些在山里流的溪涧水,一会儿流出来了,一会儿又不见了。行者只是在很短的时间里专注于所缘一境,能集中念咒、结印、观相等,但很快又跑掉了,如溪涧水时隐时现,这个时候就叫“续住”。  
    第三:安住。安住是由“忆念力”时时忆念回想所缘之境,定力渐增,杂念产生时能够较快察觉,系心于所缘之境上。这时一旦产生杂念,马上心就察觉了,立即心就又回到所缘之境上,就是说这个时候的心,又比续住的时候,有了更长的时间集中在所缘之境上,而且还能够时时忆念所缘之境,心好像回归了似的,所以叫做“安住”。 

  第四:近住。由“忆念力”时时摄心,较前更进一步,而且在产生散乱掉举的时候,能够及时地察觉,并且还会予以对治。如果没有学会任何对治方法,最多到“安住”;学会了以“正知力”对治的时候,就已经到了“近住”了。     第五:调伏。因“正知力”调伏散乱、掉举之境,摄心不动,已可以尝到入定的喜乐了。尝到了入定的甜头后,很自然就乐于修止,因为知道修止所带来的好处。到了这个阶段,定力的成绩在我们的实际生活中就体现出来了,行者会感觉到自己在工作、生活时心是非常清明、放松的,在做什么时都能非常专注。行者遇到任何事情都不会慌乱,遇到任何事情都能淡然处之,对于生活中的一切顺缘和逆缘,行者会有不同的思考,逆缘、苦痛,它会带来另一种益处,顺缘也不一定是什么可喜乐事,这时习修者是一个快乐的人,习修者会有一种近于超凡脱俗优雅的气质,这就是禅定的功夫,生活是禅定功夫的“试金石”。
  第六:寂静。寂静是由“正知力”摄心入定,已经断灭了厌修的情绪,更加精进了。厌修的情绪,一丝都不会生起来了,心更寂静了。  

  第七:最极寂静。由于“精进力”的鞭策,持续不懈,定力易增,而且自主的情绪能力增强,座中能够除贪欲、忧凄、昏沉等各种情绪了。
  第八:专注一境。由精进力的勤修不懈,到了此阶段的时候,就能够任意入定,虽然偶起杂念,但是起的时候,就马上灭了,已经没有起灭这个分别,起的时候就是灭掉的时候,起已即灭。
  第九:等持。由于不断的习修的“串习力”,精进努力地去习修,同时提起正知正念,定力已经达到非常纯熟的程度,不需要刻意摄心,就可以随时随意地入定,这个时候就没有摄心的这个概念了。   听闻力、思维力、忆念力、正知力、精进边、串习力这六种力量只是按照修止次第安立的名相,方便修习者理解,不要过于在意具体怎样使用。
 
 以上我们所说的这九等住心,在第一个阶段和第二个阶段的时候,由于我们习修的人散乱多、定力小,需要用力摄心,所以我们又称之为“力励运转作意位”。   到了第三、四、五、六、七这个阶段的时候,虽然能够持续地入定,但是定心还是有散乱、掉举。因为还会经常被散乱和掉举等把它打断,所以被称做“有间缺运转作意位”。
  到了第八个阶段,虽然仍需要鞭策其心,但是这个时候的散乱、掉举已经不再是障碍了,因为已经专注一境了,虽然有杂念,但是起已即灭,所以散乱、掉举已经不成为其障碍,而且定心能够恒常相续,所以又称为“无间缺运转作意位”。
  到了第九个阶段,这个时候定力已经相当地纯熟了,已经到了不需要刻意摄心,就能够随意入定,达恒久不动之境界,所以又叫做“无功用动转作意位”。

  以上讲解这个九住心,以及次第作意位的这四个阶段,目的是让大家在禅定的过程中有一个对照的过程,大家可以根据这以上所讲的阶段,能够有个明确的目标和方向。可是在习修的时候不要执着于这九个阶段,拼命的要把自己去对号入座,把它变成一种非常生硬的东西,那样的话,我们很快就对禅修就会失去信心了,本来禅修是一种非常自然、放松的状态,不要过于执着。

      修定达到第九等持住心时,恒常依正知正念,自然安住在所缘境上相续运转,不过,这仍然属于欲界定。进一步获身心轻安,就成就了止量。轻安,是在身心远离昏昧和粗重以后而获得的舒畅、喜悦和明利。心在粗重和昏昧的状态下,对所缘境就不能随心所欲地安住。轻安的产生,在初得定时,只能生起微细的少部分,随着定力的深入,轻安慢慢增强,成为与心专注一境的止。在众相圆满容易觉察的轻安将要发生时,前相是头顶出现沉重的感觉,这时不用去理会,继续安住,心轻安性就先生起。依心轻安的力量,内息生起调柔,全身气脉通畅,身粗重就能够除灭,身轻安也随之生起。身轻安使心轻安进一步增长。这以后,轻安初起时的迅猛之势,渐渐舒缓,但轻安并不完全消失,最初对心的冲动性减退,另有更胜妙的轻安随身而转,如影随形,在修定时没有散动随顺而起,心的踊跃性也逐渐减退,对于所缘境能坚固安住,又能远离喜悦冲动的不寂静性,这就是获得真正的止,成就初禅近分定所摄的未到地定。外道仙人以欣上厌下的方式从未到地定修到初禅修到四禅修五种神通以及非想非非想处定等,都要以这种修止的成就为基础。佛弟子由出离心所支配从未到地定而修四念处,修无我的道理获得解脱或从菩提心所引导而修行成佛,也必须依止。因此,修止是内外道的共法。

名词解释:
止观:即心住一境而冥想妙理。它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寂定和思虑(止是无分别,观是分别,止不能讲是完全的无分别,完全的无分别应该是安住于第一义谛),修行时一般都采用止观双运。

止即“心一境性”指将心持续专注一境而凝住不动或将心安住于无杂念空净之中,也称为定。止,就是使我们的心平息下来,不受杂念的纷扰,不被外境影响,让心有主宰。止=定=奢摩他。

   观也可分为观想,如观无量寿经中的十三观或不净观等(虽然名为观想,实际上是修定的一种方式),另一种可称为慧观也称如理作意,一般所讲的观主要为如理作意,即正观察力,指用如实的智慧观析真实。观=毗婆奢那 通过观可以把影响到入定的部份障碍化掉,让心得到清静,观与止两者相辅相成,互相促进、是螺旋上升的。

对修禅定的人,重点在于如何去“止”。此时他心是乱的,这个时候,首先要做的是怎么样去收回自己的乱心(收摄六根,主要是眼、耳,意三根,眼视而不见,耳听而不闻,心如如不动),让心平静下来,让心安住在所缘境之上。而要断烦恼须得修观,经常性的思维(如理作意),久修,深修般若,如心经所说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

  “轻安”它包括了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方面叫做“身轻安”,一方面叫做“心轻安”,这两部分的“轻安”缺一不可。   “身轻安”就是指入定的时候自然有一种气从身中生起,渐渐的溢满全身,身体变得极为的舒适、快乐和轻松坦荡,自然。   “心轻安”就是指在入定的时候,心如止水一般宁静无波,安定愉悦,自然的摆脱了贪欲、嗔奎等不良情绪的影响。  

 在轻安生起的时候,一般情况都是身轻安和心轻安同时生起,心轻安的时候,身轻安就会生起;在身轻安的时候,心轻安也更在增长,会感觉到更加的寂静,更加宁静。一般要到未到地定才会有真正的轻安升起。


修定的方式一般分三种:
一、系缘守境止,系心于所缘境令心不散。(正念就是心安住的所缘境,正知就是心的另一分伺察心有没有安住于所缘境)。

二、制心止,随心所起即便制之不令驰散,将心住于无分别,五根者心为主,止好心即能统摄六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7

帖子

2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8
 楼主| TDYAD 发表于 2019-11-15 14:57: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制心止修习方法与要诀;眼见只是见,耳闻只是闻,五根触五尘都如是,心觉知安住,不随境攀缘。不试图阻断念头,也不随念转,念头就如流水,就让它静静的流过,将心单纯地安住于当下的觉知之中,即安住于知念而不随念转中,要做到不随念转也不容易,制心止同样需要摄心,也可说名制心,制心令心住于无分别,如果念头过粗过多,容易随念转,不能令心住于无分别,在制心止的修习中也应该对念头有所收敛约束,这样容易令心清静,容易安住。制心止的正念就是制心安住于无分别:正知就是心的另一分伺察心有没有安住于无分别。

三者体真止。所谓随心所念。一切诸法悉知从因缘生。无有自性。则心不取。若心不取则妄念心息。故名为止。体真止要入圣位才能修,即将心安住于第一谛。

现在以第一种系缘守境止以例说明:
“学习地遍者,取于人为的或自然的地相,其地须有限、有际、有周、有边,不宜将青、黄、赤、白的混合作为遍,不宜取青等之色的土,应以极清净的黎明色的泥土作遍。遍如米筛或米升那样大。若以木掌拍之则会现起异样之色,故不宜取用,应以石掌磨之,作成鼓面一样的平坦。

沐浴回来,在离遍的圆相二肘半以内之处,敷设一把高一张手又四指而有好垫子的椅子而坐。因为如果坐得过远则遍不显现,过近则见其遍的过患之处。若坐得过高必须垂首而视,过低则未免膝痛。故依上述之法而坐。再对于离欲及超越一切苦的禅定而生希求,随念于佛法僧之德而生喜悦想:“此乃一切诸佛,辟支佛,声闻所实行的出要之道”,对此行道而生尊重想:于此而发精进心,当开中庸之两眼取相修习。若眼睛张得太大则未免疲劳,而且(圆相)过于明显,则其相不能现起,如果开得太小,而地相不明了,心亦惛沉,如是则相亦难现起。不要观察地遍的色泽,亦勿作地的特相(坚硬)等想。但不离色而将有色的地一起,置于心中(地的相),当(地、地、地)……”而作意修习。应当有时开眼而视,有时闭眼而置于心。地相未在心中现起,则百次、千次,乃至更多,当以同样的方法修习。

如是修习,直至闭眼而置于心,其相亦现于心中犹如开眼之时相同,此时名为“取相”成功。
取相成功后,安坐修习,数数专注思维。如是修习,诸盖次第镇伏,止息烦恼,以近行定等持于心,则“似相”生起。
“取相”与“似相”的差别:于取相中得知遍的过失(如指印等)而似相则摧破取相而出,如洗得很干净的贝壳,如出云翳的满月,如在乌云面前的鹤,显现得极其清净,实百倍千倍于(取相)。那似相无色亦无形,如果有色有形,则为眼所识,粗而触发于(生住灭或无常苦无我)三相。似相实不如是,只是一位得定者所显现的行相,是从想而生的。自从似相生起之后,即镇伏他的诸盖及止息其烦恼,以近行定而等持其心。近行定即未到地定。

常用的四十种所缘境:十遍、十不净、十随念、四梵住、四无色、一想、一差别。
十遍:地遍、水遍、火遍、风遍、青遍、黄遍、赤遍、白遍、光明遍、限定虚空遍。
十不净:膨胀相、青瘀相、脓烂相、断坏相、食残相、散乱相、斩斫离散相、血涂相、虫聚相、骸骨相。
十随念:佛随念、法随念、僧随念、戒随念、舍随念、天随念、死随念、身随念、入出息随念、寂静随念。
四梵住:慈、悲、喜、舍。
四无色: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处。
一想:食厌想。一差别:四界差别。
四十种所缘境中除了身随念与入出息随念之外,其余的八随念及食厌想并四界差别的十种所缘境只能修到未到地定,身随念及十不净是只能修到初禅。初三种梵住能修到第三禅。入出息随念及十遍可修到第四禅。第四梵住,由于慈等初三种梵住已经获得了三禅,而修习舍。四无色是属于第四禅以上的定。

 未到地定后作出离欲贪寻伺,无嗔、无害寻伺(即修不净观或慈悲观),破欲贪,嗔,害等不善法即入初禅。(欲贪、嗔、害,在断时是同时断的,唯修不净观可出离一切。修慈观或悲观也是如此。)欲是欲界的色声香味触五欲。有些人修到未到地定后很快能进入初禅,主要是因为欲贪、嗔、害薄的缘故。

(四种禅的修习法)
1.(初禅)此修行者,只有已舍诸欲才能得证初禅,“已”字,是决定之义,离诸不善法,具备五支,寻、伺、喜、乐、心一境性。(喜与乐的差别,喜是心理的,乐是生理的)。
  初禅已舍断贪爱欲、嗔恚、惛沉睡眠、掉举恶作、疑等五盖,贪欲爱直接障碍进入初禅,水火不容,有欲爱就没有禅定,有禅定就没有欲爱,即使已证初禅,有因缘让欲生起,初禅就会失去,特别以男女欲为最,修行人应明确了知。
  从初禅开始应修五自在。五种自在:为入定自在、住定自在、转向自在、出定自在,及观察自在。

  2.(第二禅)于此如前所述的五自在而习行自在,并自熟练的初禅出定,因见寻与伺粗的过失,为证第二禅,数数作意,止息寻伺,内净心专一故,离寻伺,离寻伺也名无寻无伺,第二禅是(无寻无伺)净、喜、乐、心一境性。具备四支。

  3.(第三禅)如是证得第二禅时,已于如前所述的五自在而习行自在,从熟练的第二禅出定,仍觉有喜心的激动,故称喜为粗,见此二禅的过失已,于第三禅寂静作意,为了证得第三禅,数数作意,诃责喜的过失。证得第三禅的舍、念、正知、乐与心一境性。具备五支。

4.(第四禅)如是证得了第三禅时,已于如前所述的五自在而习行自在,从熟练的第三禅出定,觉得乐为心受用,故称乐为粗,见此三禅的过失已,于第四禅寂静作意,为了证得第四禅,数数作意,舍离乐的觉受, 证得第四禅的不苦不乐受与心一境性,也为舍念净与心一境性。具备四支。舍清净、念清净、不苦不乐受、心一境性。

未到地定继续进修其他的定和修观都要用到七种作意。了相作意。胜解作意。远离作意。摄乐作意。观察作意。加行究竟作意。加行究竟果作意。

了相作意;如所应作,如所应断,如所应得能正了知。
胜解作意:对如所应作,如所应断的事发动起来,正式进入修习。
远离作意:通过前面(胜解作意)不断修习断掉了上品烦恼。
摄乐作意:由于前面断掉了上品烦恼而欢乐,更愿意好乐继续修习(胜解作意)断烦恼,到此能舍中品烦恼。

观察作意:自己观察反省自己,看有没有真正彻底断除了烦恼,在此能离增上慢。
加行究竟作意:通过观察反省,发现并没完全成就,继续胜解作意修习,在此能断下品烦恼,这时便名为加行究竟作意。
加行究竟果作意:断掉了下品烦恼后即得究竟果,如果是修禅定即名得初禅、乃至四禅、乃至其他定果。如果是修观,声闻即名初果乃至四果,大乘名初地乃至十地。

名词解释:
(寻)即思维分别。令心现起所缘境。(伺)即细心思维分别。令心相续现起所缘境。
(寻与伺的区别)寻与伺虽是一心,然以心的粗义与先行义分别,先行义:最初令心现起所缘境为寻,相续令心现起所缘境为伺或讲相续令心安住于所缘境为伺。粗义,最初心的状态粗,相续心的状态细。譬如撞钟,初声大时名为寻;后声细微名为伺。

     在《二法集义疏》中说:“犹如在空中飞行的大鸟,用两翼取风而后使其两翼平静而行,用两翼取风为寻,最初令心置于所缘境为寻(专注一境),两翼取风的颤动状态为寻。鸟用两翼取风而后的两翼平静而行为伺,继续令心置于所缘境为伺,两翼平静而行的颤动状态为伺。这两种的差异在初禅和二禅之中当可明了。

有寻有伺地的命名是以有无寻伺的欲来确定的,以下为瑜伽师地论的摘抄:
  此中欲界及色界初静虑。除静虑中间若定若生。名有寻有伺地。即静虑中间若定若生。名无寻唯伺地随一有情由修此故。得为大梵。从第二静虑。余有色界及无色界。全名无寻无伺地。此中由离寻伺欲道理。故说名无寻无伺地。不由不现行故。所以者何。未离欲界欲者。由教导作意差别故。于一时间亦有无寻无伺意现行。已离寻伺欲者。亦有寻伺现行。如出彼定及生彼者。若无漏界有为定所摄初静虑。亦名有寻有伺地。依寻伺处法。缘真如为境入此定故。不由分别现行故。余如前说。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从二禅至非想非非想处出定后都有可能有寻伺现行吗?生彼者是从二禅至非想非非想处天都有可能有寻伺现行吗?
在此不要认为进入二禅就不能思维分别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7

帖子

2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8
 楼主| TDYAD 发表于 2019-11-15 14:59: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分别略分三种:(一)《大毘婆沙论》卷42(大正27,219b7-23):
一、自性分别,谓:寻、伺;自性分别;虽亦有念,而非随念分别,不能忆念故;虽亦有慧,而非推度分别,不能推度故。自性分别只能对现在六尘之境起分别。不能分别过去、未来。

二、随念分别,谓:若定、若散意识相应诸念、对于六尘之境追念不忘而起分别。只能忆念过去。

三、推度分别,意识相应散慧,「散」:非定。意识于不现见事。计较量度而起分别,能够分别过去、现在、未来。是比量非量。
欲界意地具三分别。
初静虑意地──若不定者,具三分别;若在定者,有二分别,谓:自性及随念;虽亦有慧,而非推度分别,若推度时便出定故。
第二、第三、第四静虑心──若不定者,有二分别,谓:随念及推度;除自性,彼无寻伺故;若在定者,唯有一种,随念分别。

无色界心──若不定者,有二分别,除自性;若在定者,唯有一种,随念分别。
诸无漏心,随地不定──有但有分别者,谓:除推度。有唯有一分别者,谓:随念;无具三者,无不定故。」
(成分别略分三种至此内容为厚观法师的解释,未学在学习厚观法师的大智度论视频讲解时,对寻与伺的问题提了一下自己的看法,厚观法师给予的回复,内容本人稍有整理,方便阅读者理解)
(这里寻伺现行在出彼定、生彼者与瑜伽师地论有差别,二禅或以上至非想非非想处定,从定出来,仍然会有饮食、言语、处理日常事务的问题,是有寻伺现行的,二禅或以上的天人也不一定是恒处禅定中,有来我们这个世间听法或请法的、不在定中时也有可能处理其他事务,有时仍有寻伺现行,无色界天人有没有寻伺现行的可能就不知了)。到底寻伺是以什么为建立基础,未学在今年(2019年)修定时有所感悟,认为以所缘境来建立比较说得通,不管是不净观,白骨观,慈心观等其他系缘止或制心止,都有第一念令所缘境现起(寻)与相续安住于所缘(伺),制心止同样有第一念制心(寻)与相续安住(伺)。并且刚开始修定时寻用得多,因为不熟练和定力不够,不能相续安住,要不断将心拉回来安住在所缘境上,当进入初禅后,寻用得很少,伺很多,因为己熟练和定力增长,能长时间相续安住,但还是有寻与伺。当进入初禅与二禅的中间定,寻就完全用不到了,只有伺了,再慢慢进步,对所缘境或制心伺的这种作意也没有,所缘境与制心的作用自然现起,这时名为无寻无伺地,这时进入二禅。当然二禅后的其他禅所缘境的现起或制心都不需寻与伺。所以二禅后都名无寻无伺地。

从初禅修到二禅的近行定时(中间定),喜与乐都消失,这属于正常现象,不要认为自己修错了,入其他近行定时类似,修观的时候也这样,在未到地定中修观时,轻安会消失,其他定中修观类似。除非想非非想定,无想定不能修观外,从未到地定到其他定都能修观,灭尽定最低要求要三果的圣人才能入,入灭尽定后,前六识都不动了,所以没有修观的问题。
证入初禅乃至第四禅可修五种神通。此节最后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